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为女友嫣儿找老公1-8
我为女友嫣儿找老公1-8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3-25 10:04 编辑
 (1)
张野,是我的名字,可惜我的性格却并非像名字所起的那般,既有张力又有
野性,呵呵,只能说我是一名很普通的上班族罢了。
我今年二十七岁,工作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在公司里待了三年之久的我,凭
藉工作认真与自身能力出众,又託了那么一点关系,好歹也算是混上了个小小的
部门经理,手下管理着十几个人,看起来貌似有点派头,可实际上到底有多大能
耐却也只有我自己清楚,同时,在劳累辛苦的工作背后,我还有着一个十分爱我
的女友,嫣儿,总算得上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吧,这对我来说,足以心满意足了。
嫣儿全名孟嫣儿,年纪比我小两岁,是我大学时期的学妹,而她的样貌正如
她的名字那般,美丽漂亮、性感迷人,将近一米七的个子与我站在一起,丝毫不
比我矮到哪去,甚至在嫣儿穿上高跟鞋与我走在一起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已经
被身旁的她给比下去了,虽然实际上我是有一米八几的身高。
说到我和嫣儿的爱情,还真有些不可思议,虽然当时已经是大三的我顺利地
追到了身为大一学妹的嫣儿,可面临着我即将毕业的现实,不得不承认,当时的
我很担心在自己毕业离开校园之后,我和嫣儿的关系也会随之结束,毕竟当时嫣
儿还要在学校里待两年之久,而我却已经要进入社会参加工作,能够陪在她身边
的时间实在有限,况且嫣儿身边又从来不缺乏追求者……
然而事实却是,整整两年的时间,我和嫣儿之间的感情仍然沒有出现丝毫裂
痕,更加沒有因为我的毕业离校而结束,甚至嫣儿为了毕业后能够与我在一起,
经受住了不知多少诱惑,拒绝了不知多少个追求她的男生,这让我尤其感动,一
个女人能够为我做到如此,我已经沒有什么可对她要求的了。
如今已经毕业多年,与嫣儿在一起更是有些年头了,说句直接的,我们两人
之间,比起那些相处多年的夫妻,也就只差一场婚礼还有结婚证而已了,也因此
我和嫣儿之间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可是我却依然那么贪恋她,贪恋她的容
貌、贪恋她的身体,呵呵,感觉自己在她面前,就像一个无比贪婪、永不满足的
孩子。
忙活了一整天之后下班回到家里,嫣儿正在厨房做着晚饭,从客厅看过去,
刚好可以看到她的侧脸,细长弯曲的睫毛、光滑俏丽的鼻樑、性感迷人的唇角,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髮披散在双肩上,粉色的围裙之中那样凹凸有緻的完美身材,
如此的一幅美景,彷彿将我忙碌了一整天所产生的疲惫全部抽掉了一样,使我的
身体再一次充满了力量。
「老公,你回来啦?」发现我已经回来了,嫣儿转过头看向我这边,那样幸
福甜蜜的笑容,让我的心头感到暖洋洋的。
休息片刻之后,我与嫣儿一起吃过晚饭,然后坐在床上休息,互相讲着今天
一天的时间里各自在公司中所发生的趣事。
「不是吧,你们经理又佔你便宜?」
「嗯,是呀,他故意单独叫我去他办公室里,藉着询问我工作的理由坐在我
身边,然后就摸我穿着黑丝袜的腿,不过刚摸上沒两下就被我拨开了。」
看着嫣儿一脸苦闷的表情,我的心中则是无比气愤,如果不是嫣儿的千叮万
嘱,我早就在她第一次告诉我这个情况之后去找她的那个经理了,毕竟嫣儿可是
我的女友,更是我的未婚妻,我怎么可能忍受她被其他男人佔盡便宜!不过嫣儿
并不想将事情鬧大,因为她还是很喜欢现在那份轻松自在的工作,而且她的好闺
蜜也在那里,难得能够与自己的闺蜜在同一家公司一起工作,也让她更不捨得轻
易离开那里。
虽说我心中一百个不高兴不愿意,可无奈不想惹嫣儿不高兴,所以之前也就
只好答应了她不管这事,但我也要求,如果那个经理再这样对她动手动脚的,一
定要告诉我,不能对我有所隐瞒。这一点,嫣儿确实是做到了,比如就像现在,
可是,当我想要做出点什么,或者干脆说让她辞职不要去上班了的时候,她又不
肯,一个劲的对我说自己能应付得来,不肯让我乱搅和。
到底这一次该不该答应嫣儿了呢,如果答应嫣儿还是不管这事的话,那岂不
是纵容着他们的经理一直这么猖狂下去?说不定下一次,他就会不满足于只是摸
嫣儿的黑丝长腿这么简单,而是摸上嫣儿的大腿内侧,再然后就会摸上嫣儿两腿
间的小穴,再然后就是将自己的鸡巴插进嫣儿的小穴里强姦嫣儿!
想到这里,我的脑袋突然一阵发热,思维一时之间全都空白了,而等到两秒
之后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居然发现自己的鸡巴在裤裆里硬了!这他妈是怎么回
事?怎么我想到自己的女友嫣儿被她的经理强姦反而会变硬了啊,这也太变态太
可耻了吧,搞什么鬼?不行不行!轻轻甩了甩脑袋,我试着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
点。
「老公,真的,你就別管了好不好?我自己有分寸的,大不了下次他再佔我
便宜的时候,我就直接跟他明说了,让他別再对我动手动脚的,不然我就去总经
理那里举报他,让他好自为之,可以不?」
「这……」我的犹豫,一方面是确实纠结于我该怎么作出决定,另一方面,
我也在疑惑自己的鸡巴为什么会在那种幻想中变得坚硬如铁,好在嫣儿并沒有发
现,不然那该多么尴尬。
「叮铃铃铃……」正在我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作出决定的时候,嫣儿身
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哪位?」我的眼睛快速扫了一眼嫣儿手中的手机屏幕,来电的
貌似是一个并沒有添加备註姓名的号码。
「你好,请问哪位?」
「怎么了?沒有人回答吗?」听到嫣儿又一次发出询问,我好奇地看着她,
不清楚对面是不是沒有人回应。
「什……什么?你说你是哪位?」刚刚还一脸疑惑的模样,然而好像是在得
知了对方的姓名之后,嫣儿脸上突然变得有些惊愕。对方到底是谁呢?
「嗯,是我……嗯……哦……嗯……好,那以后再联繫。嗯,再见。」
「是谁来的电话呀?」见嫣儿三言两语的挂断电话之后,我忍不住好奇地赶
紧问道。
「哦,是……是韩云。」
「韩云?呵呵,就是你大学期间的那个男性好闺蜜?」
「嗯,是呀,就是他。」
「是吗?居然会是他呀!他回来了吗?怎么沒多说两句,这么快就挂断电话
了?对了,他怎么会知道你的手机号码的?」
给嫣儿打电话的这个叫做韩云的傢伙,是嫣儿的大学同学,也是嫣儿唯一的
一名男性闺蜜,或者应该说是蓝颜吧,两人是从初中就开始同校,一直到大学毕
业,不得不说他们也算是有足够的缘份了,不过两人一直都是以「闺蜜」的关系
相处,从未有过半点过份的行为,所以我也比较放心那小子。
因为我这人还是比较开明,女生有一两个男性的知心蓝颜实在是正常不过,
就像我也同样有着女性的红颜知己一样。而在大三毕业的时候,我还曾跟韩云半
开玩笑的说让他帮我多照顾点嫣儿,如果嫣儿被其他男生骚扰的话,要代我保护
嫣儿,这小子也是一口答应下来。哈哈!
不过说实在的,其他男生在自己的女友身边,而我自己又不能常陪在女友身
边,怎么说我也是有所顾虑的,至于在我离校后的两年中,嫣儿和他之间到底有
沒有发生过什么,我也还真是不敢完全确定,可我相信什么也沒有发生,因为沒
有任何证据与迹象表明他们发生过什么,毕竟这只是我身为男友理所应当产生的
担忧而已吧!
「嗯,好像是回来了,就简单说了两句,说是从以前的同学那里知道了我手
机号的,然后说以后常联繫,就挂断了,这么多年沒见,感情都淡了。」
平淡的语气,嫣儿说得沒错,这么多年沒见,他们之间的友谊,绝对已经大
打折扣了,就像嫣儿也不再是当初在大学校园里那样一副清纯学生的模样,现在
的她已经变得性感迷人,一切都发生变化了。
「嗯,是呀,你在大学里那两年,还多亏了他帮我照顾你,呵呵,沒想到你
们毕业之后,还沒等我感谢一下他呢,他就急匆匆的跟着他爸去南方做生意了,
说起来,以后见面了,我还是得谢他一次呢!」
「哎呀,有什么好谢的,他哪里有照顾我什么,我当初一直都是自己照顾好
自己的好不好。」
「嘿,你个臭丫头,怎么可以过河拆桥呢,看我不收拾你!」
「呀!老公,讨厌啦你,不要……嗯……戴套啦……呀……」
嫣儿被她经理骚扰的事,经过韩云的电话插曲,最终也算是我默认了嫣儿的
说法,让她自己来处理,不过我的心里却并不想就此不管,看来得瞒着嫣儿教训
一下那个经理才行了。
「舒不舒服?嫣儿。」
「舒服……啊……老公……张野……快一点……嗯……再快一点……」
「好,看我让你舒服死!」
「呀……老公,今晚你好厉害!嗯……好硬……我好喜欢你,老公……」
心中拿定主意,我的鸡巴在嫣儿的身体里快速抽动起来,同时我自己也感觉
今天的硬度确实不同于平常,可无奈粗度与长度不可能有所变化,仍然是长度十
厘米、週长七厘米左右的小短细而已,更何况我的性能力一向很一般,加上一天
的劳累,六、七分钟之后,我将手中盛有精液的避孕套扔进了垃圾桶里,浑身舒
爽的躺在了床上。
「老公,我……」
「呵呵,好啦,知道你肯定沒满足,同意你自己手淫啦!」
「嘿嘿,谢谢老公,而且老公你今天也好厉害。」
明明是我满足不了嫣儿,可每次在自己想要自慰前,嫣儿都会先徵得我的同
意,以表示我才是她小穴的主人,这让我内心既惭愧又感动。
「是吗?怎么厉害了,不还是很快就射了吗?」
「射的时间是差不多沒错,可是,感觉老公你今天特別硬。嘿嘿!」
特別硬?听到嫣儿的形容,我的脑海里竟然又一次浮现出嫣儿被她的经理强
姦的幻想画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嗯……哦……嗯……老公……嗯……摸摸我……你摸摸我的胸好不好……
嗯……」
在我身旁,嫣儿已经在动情地自慰着,右手轻轻揉搓着自己那两片粉色阴唇
中上方的肉芯,左手食指在唇边沾湿了口水,然后在自己的乳头上缓慢轻柔的打
着转,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看着眼前的这幅画面,我的眼前似乎渐渐出现了一个男人赤裸的身影,正与
同样赤裸的嫣儿在床上激烈地交合着……而那个男人,已经不再是之前所幻想的
嫣儿的经理,而是,韩云。